凉书

别关注了,按年更新

【朱白】《养成都是骗人的》不老魔女AU

※无逻辑沙雕,我沙雕我快乐

※不老魔女AU

※朱白,童话向


(1)

白宇是生活在北屿森林的一个不老巫师,也是这个森林里面唯一的巫师。

就像是别人口口相传的不老魔女,只不过白宇是男性。

外面的人都说,森林里面住了一位写的大魔王,喜欢把人类抓紧自己的魔窟,抽其经骨,喝其精血,食其血肉来维持自己的长生不老。

白宇觉得很委屈,明明自己就像普通人一样。

早起赖个床,任劳任怨的开始工作,也就是种植点草药调配点药水在业内卖卖,晚上赏个月喝个小酒看个星星,然后舒舒服服入睡。盖着自己的小屋子,只需易容一下模样,这还仅仅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从未变化过的样貌,周末就可以走出森林大摇大摆的去集市大采购,买了一堆新鲜食材后回家尽情烹饪,美美的犒劳自己一番。

什么魔王不魔王,都是胡扯!

白宇心里疯狂的吐槽着。

 

(2)

把小孩带回家是个意外。

在这个已经有两百年没有人类进来的森林里,白宇在自己的草药园外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孩。

最开始想着丢出去附近的镇子旁,总会有人捡走认领的。

可谁想到呢?第一天,小孩还在路边。第二天小孩还在路边,第三天,小孩依然在路边。纹丝未动,连位置都没挪过。

路过的人,好像都视而不见,并没有发现地上躺了一个孩子。

第四天?没有第四天了,怕第四天来给小孩子收尸,白宇只能咬着牙把小孩抱回了自己的家,愤愤的熬了一大锅魔药,也没管味道好坏,领着小孩就强行灌了下去。

 

(3)

把小孩留下也是一个意外。

在强行灌了三天药后,小孩醒了,迷茫又呆滞的环顾着自己所处的房子。

白宇笑嘻嘻的凑过去,“小孩,你叫什么呀?家住哪里呀,我送你回去呀。”

“居……一龙。”

“那居一龙小朋友,你家在哪里呀?我送你回家。”

“居……朱……朱一龙。”小孩结结巴巴的说着。

“哦~~朱一龙小朋友,你,家,在,哪,里,呀?”白宇感受到了自己的咬牙切齿。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一双及其无辜的眼睛,眼睛里倒映着自己,透露出可爱纯真以及无助。

白宇很无奈,白宇很气愤,无奈一问三不知,气愤自己当时为什么手贱就把他捡了回来。

之后的整整一个月,白宇在附近百里内的几十个城镇贴满了失踪认领启示。却依然毫无消息。

仿佛这个孩子就是凭空而来,老天怕他太孤单送给他的。

一想开口赶孩子离开,抬头就看见孩子就温和冲着他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暖暖的,可爱极了。

典型的萌混过关!

白宇又忍不住心软了,于是朱一龙小朋友就留在了北屿森林,成了这里第二位活人。

 

(4)

其实朱一龙并不是结巴。

白宇是后来才发现的,最开始的时候,小孩子是不太会说话,后来随着时间推移,说话越来越顺了。不是结巴慢慢好了,而是像婴儿般慢慢学习的过程。

从居一龙到朱一龙,从北宇到白宇。

小孩终于完成了一个语言上的蜕变,身高也一下子抽高了许多。

都快跟自己一样高了啊,白宇躺在院子里的凉椅上,看着草药院子里任劳任怨低头干活的小孩,啊已经不是小孩了,他应该已经是18岁左右少年的,可是还是喜欢喊他小孩。

“真是岁月催人老啊。哎,我老啦老啦。”从来没有老过的白宇由衷的感叹道。

朱一龙听到了白玉的念念叨叨,放下了手中的杂草,看着白宇认认真真地说道,

“哥哥才不老,哥哥最好看了。”

是了,十多年了,小孩还是一如既往的眼神,眼里深深地倒映着自己,仿佛是个旋涡,把自己吸进去,被印在心底。

这十多年过的大概是自己这一生最幸福的几年?

自己在这片森林具体待了多少年?自己也已经记不清了。回想起来,只有和小孩在这里生活点点滴滴的记忆。

一起玩幼稚的游戏,一起在乡镇的路上打闹,一起安安静静的工作,钓鱼打猎等比赛永远乐此不疲,目睹小孩从黑暗料理大师进阶成美食大厨,晚上再相拥而眠。

为什么相拥而眠?大抵是小时候小孩一直缠着自己一起睡,这个习惯养成到了现在,白宇也懒得在做一张床,两个男人而已,也就这样算了。

“哥哥,你在想什么?”朱一龙拿手在白宇眼前摇了摇。

白宇晃了晃神,从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灵活的像只猴子,一点巫师的样子都没有。

“嘿,你从小到大我教你教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让你喊我哥哥,真好听。”

“走,收拾收拾,哥哥带你去逛集市,今天有国王庆典,举国欢腾,我们去附近的城镇玩。”

 

(5)

比起朱一龙,白宇也许更像小孩子。

一会看到糖葫芦要买两串,看到烤羊蹄也要来一份,炸丸子更是不能少,冰糕也要在手上拿着。朱一龙在后面拎着吃的一路紧随,倒像是个看护不省心孩子的家长。

“你看你看,他们有在河边放天灯,听说这样许愿很有用的,我们也去吧,我还从来没去过呢!”

小孩疑惑的望向白宇,“你也信这些?”

“玩玩嘛,就玩一下。”说着白宇伸手紧紧和小孩的手十指相扣,从叠叠人群中挤向岸边。

掌心的热度直达朱一龙的心脏,一瞬间好像周围都安静了,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能听到心脏到手心血液循环的声音。

等再反应过来,已经来到岸边,对方把手松开,掌心的热度一下子散去,朱一龙忍不住伸手在空气中握了两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好像刚刚的灼热不曾发生过。

“干什么呢,空气里有钱啊。来放天灯!”

“哦,来了。”

看着白宇像模像样真诚祈祷的样子,也默默的拿起天灯,认认真真的写下了自己的寄语。

“哎哎?小屁孩,你写了啥?给我看看呗,有给我写好话吧。”前一秒还在安安静静祈祷的白宇下一秒已经整个人贴了上来,在朱一龙耳边一连串的问着,灼热的呼吸喷到了朱一龙的耳朵上。

朱一龙忍不住避了避。

“不能说。”

“切,不说就不说呗,小气。”

昏昏暗暗的灯光下,谁也没看到小孩悄悄红掉的耳朵,以及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到领口,一路延伸……

 

(6)

收养小孩,大概是白宇这辈子后悔的第二件事,第一件事是认识小孩。

白宇一点都不懂事情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一场国王庆典的终点,是年年如常的行程。所谓的灵师祈祷上苍,祈福全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今年的大典,灵师却加了一句话。

“我等从上天得到指令,在我国的东南部,有一座北屿森林,原有万年神明守护,而今却被森林里的巫师说侵占,如不除去祸患,必有大灾!”

这些都是白宇所不知道的。

那天庆典,白宇带着小孩一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才不会去听什么枯燥无聊的祈福大典。

于是等白宇缓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小屋已经被所谓的士兵以及村民包围,自己的草药园子已经燃起熊熊大火,而自己的小孩,站在自己的身前,像困兽一般,恶狠狠的盯着所有来者不善的人们。

就像白宇不懂为什么他们代代相传自己是抽筋拔骨食人血肉的魔王一样,白宇也不懂又是什么让这些人鼓起勇气闯入森林,把他包围起来,咒骂,围攻,焚烧,试图处死。

其实,自己不过是一个除了不会老,什么都不会的草药巫师罢了。

就连煮饭打扫顾家都是小孩做的。

“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他只是我捡来的孩子!”

“请不要伤害他!”

白宇用着并不熟练的法术努力抵御着攻击,也不停大喊着,请求着能放过小孩。

可是一切毫无用作,每一句话都像轻飘飘的没入了水中,一点涟漪都没有起。

所有的入侵者都像疯了魔,嘴里高喊着“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7)

恨么?

说白宇不恨是不可能的。

再强大的巫师,始终是不能以一敌百的。又何况一个百年未战过的人呢。

体力渐渐不支,胳膊仿佛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不想死在这里,不想连累小孩,神啊,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么。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明白宇不知道。

白宇只知道,当自己彻底脱力的时候,小孩冲到了自己面前,挡下了致命的一奸。

只知道,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在自己面前,被利箭贯穿,滑落,跌倒。

一瞬间的安静。

也是一瞬间周围的士兵,村民一哄而上,把白宇按倒在地。

手被反锁在背后,跪倒在地,头被按在地上,白宇却强硬的把脸扭向原本小孩的方向。隔着重重杂乱的人群,完全见不到小孩的身影。

“朱一龙……”轻轻地呼唤着,几百年从未掉眼泪的不老巫师,终是落下了泪。

(8)

不老的人虽然不老,也会生病的。

在白宇第一次在小孩面前犯胃病的时候,把小孩吓坏了。

小孩笨手笨脚的煮了一锅粥,还烧糊了锅底。小心翼翼的把中间的一部分盛出来,配上小菜,一点点吹凉了喂到白宇嘴里。

连续这么煮了三天,小孩的煮饭技巧仿佛开了挂一样突飞猛进,自此家里的饭菜都成了小孩一人全包,每天吃的美味可口,励志把白宇养的白白胖胖的。

虽然白宇这人就是怎么吃都不长肉。

像拴动物一样,被拴在牢笼里的白宇忍不住蜷成一团,和小孩曾经的记忆在脑海里循环播放着。

“对不起,小孩,对不起,我胃疼,对不起。朱一龙。我想你了”

 

(9)

也许自己生活在一个童话故事里?这个世界疯了吧!

这是白宇见到朱一龙的第一个反应。

就像拯救公主的王子,牢笼中的白宇看着自家小孩万丈光芒,从天而降。

啊,不能叫小孩了,是看起来二三十岁模样的朱一龙。虽然长大了许多,成熟了许多,但白宇化成灰都认识这是自家人啊!

不到两天而已啊!距离自己被抓获才不到两天!

啥玩意儿!

为啥朱一龙会飞了!

为啥这孩子能三下五除二随便动动手那些士兵就倒了!这铁栅栏就开了!

为啥自己会被夹在胳膊下带走??!!

甚至不是抗在肩上!!!

走的时候鞋子都掉了都不给我捡回来!!

尊严呢!!!活了上百年的尊严呢!!!

 

(10)

这果然是一个童话世界吧!!

听着朱一龙低着头,双腿并拢,双手扶息,小心翼翼的在自己面前端坐着,解释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什么自己就是所谓的那个守护神明,偷偷注意白宇很久了,忍不住瞧瞧的去接近他。结果拟化为凡人的过程中,不小心出了点小小小差错,彻底封印了法力。看白宇受难,受伤之后冲破的结界恢复了法力。

听听,听听,这都是什么十八线故事会,说出去都会被人说狗血俗套好么!

闻者落泪听者伤心啊!

明明自己玩的是养成系,咋就变成了狗血沙雕故事会了呢?

恩……养成系?好像哪里不对。

“你,还愿意收留我么?”也许是看自己太久没有反应,面前的人偷偷抬起头,用那双水汪汪充满无辜的眼睛望了过来。

看着朱一龙越来越红的耳朵,白宇情不自禁的想,好像这样,也挺好的。

“收!还指望你洗衣做饭好好烦烦我这一辈子呢!”

 

(11)

跟小神明谈恋爱嘛,就再也不用管啥子国家啊,村落啊,各种世间纷争啥的了。

原来的森林小屋是暂时回不去了,一路走走停停,看遍这世界名山大川也是不错的,等玩个一两百年,再回去最开始的小屋,最开始的家,也算得上幸福美满。

白宇原本是这么想的。

可是,为何,看着朱一龙斯斯文文,单单纯纯,会每天把自己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烙煎饼一样烙的起不来床呢?

“你在想什么?”朱一龙放下手中的书,望向发呆的白宇。

“想你到底会多少奇奇怪怪的床上花样。”白宇脱口而出。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哦?~~”

“是菜的样式!!!”本来就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越靠越近的朱一龙,白宇一下子就慌了。

“龙哥!!龙哥我们有话好好说!!现在才晚上八点!!我们不如洗个澡?”

“恩,一起。”

“哈???”

 

(12)

从此巫师界多了个传说。

从前有一个放荡不羁的小巫师,捡到了一只兔宝宝,以为养成了一只小白兔,结果发现是一只白切黑的大灰狼,只能乖乖认栽,被吃干抹净啦。




评论(4)

热度(140)